往期检索
  • 年份:
  • 月份:
夜袭春湾镇
王永尤 李美燕
编辑日期:2019/10/12  文章来源:阳春市委新闻中心
    在进攻区公所、警察所同时,进攻盐警和联防队的部队迂回稍迟,一部分盐警听到枪声即往漠阳江西岸鸡公岭逃去;一部分联防队往东面石山逃去,逃慢点的被我军缴械。俘虏官兵30多人,缴长短枪50多支。
    攻占区公所的战斗结束,短枪队向天空射出3发信号弹。外围连队严密警戒南北两个方向,司令部率领后备队伍进入春湾墟。
    马敬荣率领一个小队冲到旧商会斜对面的广东省银行门口,银行4个武装警卫已经逃走。马敬荣指挥战士用斧头、钢钎撬开铁闸大门,进入银行大厅。大厅上2个保险柜被打开,现金很少,只有1支小手枪。大家有点失望,一位同志突然发现大厅后墙还有铁门,同志们又挥动钢钎从铁门侧边砖墙凿开大洞,里面就是金库,有大量关金券、港币和金器。
    司令部派了四团副团长吴桐带领干部守卫银行门口。派交通科长梅仲清带领一个组清点,计有关金券400包,共5700多万元;港币58万元;已贬值的大洋券、“黄肚仔”券不再清点。司令部即安排干部携带金器、港币,派恩平新兵木星连担成包的关金券,每人担2袋,贬值的零星纸币由发动来的农民担运。
    春湾粮仓大门也打开了,部队发动200多名农民积极分子担粮返回东山,其余粮食分给到墟的农民。
    战斗结束,战士轮流休息,干部通宵忙碌。六团团长黄云和连长严仕铭带领宣传队进入广东国民大学学生宿舍,向学生宣传我军政策和抗日战争形势。政治工作人员分头向街民宣传,动员商店开门营业。我军购买了大批胶鞋、电池、毛巾、口盅、布匹等日用品。
    天亮了,从阳春城开来的运盐船在石龙街口码头靠岸,监押盐船的4名盐警不知春湾已被我军占领,贸然登岸,立即被我军缴枪。
    4月25日上午8时至10时,我军在春湾镇吃饭后,队伍分批有秩序地撤出春湾,返回岑垌。司令部把缴获的纸币、港币一部分分配到各团作给养和各地方党组织做活动经费,一部分上交。部队偿还了在东山游击区的借粮借款,给附近农民发了度荒救济款和1000万元农贷款。农民欢天喜地,战士吐气扬眉。自从蕉山战斗失利,司令员梁鸿钧牺牲以来,部队饱尝了清粥野菜之苦,春湾一战重振军威,打击敌人气焰,解决了部队给养。几天之后再战,打下岗尾、合水,破仓分粮,解决了群众的春荒问题。国民党调动一五八师及省保警、县自卫队、联防队对我军穷追猛剿,封锁山区,我军机动转移。(下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由市档案馆〈市委党史研究室〉供稿)